虎牙

【夜虫/友情向】书店

本文是收录于北京SLO12的夜虫无料本《书店&隔空》的其中一篇。


—————————————————————————————————


今天是彼得第一天在书店上班,他工作的这家书店位于哥伦比亚大学里,在这家规模一般的书店里却塞进了广泛的不可思议的书籍,所以这里是许多师生购买书籍的理想去处。一层有畅销书和一些学校的周边,经过把手上都堆满了书的台阶,就来到了二层,这里是专业书籍的位置。而彼得的位置在一层门口边上,他负责收银以及帮助顾客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彼得就该下班了,和他搭班的吉姆现在本来应该和他一起坐在柜台或者是在店里收拾书什么的,不过这家伙看外面雷声隆隆像是要下雨,便趁着老板不在脚底抹油先早退了,留彼得一个人在店。

 

门上的铃铛响了几声,随后一个男青年推门走了进来,白T恤牛仔裤,背着黑色双肩背包,样子看起来是学生。男青年用手里盲杖的远端抵着柜台和地面的接触处并沿接触处滑动,借此走到柜台正面来。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彼得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这位客人。

 

客人微笑了一下,“你好,我想买盲文版的《法律文书写作》”。

 

这下彼得有点尴尬,他不知道店里有没有盲文书,他觉得可能没有。于是他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盲文书,我帮你找找试试吧。”

 

客人又微笑了一下,笑得比刚才更开了,“我觉得应该没有,我每次都是在柜台登记,让你们老板帮我进一本,然后我再来买。”

 

“是这样啊”,彼得显得有点尴尬,他不知道怎么登记,该死的吉姆还正好这时候不在。

 

“应该是有一个登记本,我听你们店员说过的。”

 

彼得连忙在柜台上找起来,还真让他找到了,那是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上面写着“读者预订登记”。于是他在本上记下了书名,客人的姓名(“马修·默多克,大家都叫我马特”),电话和其他要求(“哦,是‘小理查德﹒K﹒诺伊曼 ’写的书,我要最新版的,或者是你们能找到的最新的一版”)。

 

“登记好了”,彼得庆幸总算是没犯什么错误,不然他严厉的老板恐怕不会放过他。

 

“你是……新来的吗?我以前从没在这‘听’过你。”

 

“是,我今天第一天上班。”

 

“外面雷声真是可怕,感觉快要下雨了。”

 

“是啊。”

 

“希望你带伞了。”

 

“呃……”

 

“你没带伞?”

 

“……恩。”彼得都能感觉到从他声音里透露出的尴尬。

 

马特在知道了彼得家住在皇后区的时候坚持要把自己的伞留给他,“我从这里回宿舍只需要2分钟,现在走不会赶上下雨的。”还没等彼得推辞马特就推门走了,留给他一把深蓝色雨伞。

 

彼得翻着读者预订登记簿,在上面多次看到了马特的预订记录,都是一些法律方面的书,这大概是他的专业吧,彼得心想。

 

尽管外面电闪雷鸣,但雨却来得迟,大概是马特走之后5分钟才开始下,这宽慰了彼得,要是马特淋了雨,彼得就觉得太对不起他了。

 

—————————————————————————————————

 

时值暑假,从彼得开始上班的刚放假到现在两周过去了,校园里的学生越来越少,书店里就更没什么人来光顾了,除了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会集中来书店购买校园纪念品以外,其他时间彼得基本上就是守着门可罗雀的书店自己在柜台后面读书。最近他刚开始读一本叫做《天堂之门》的书,因为老板要举办一场作者朗诵会,会请到这本书的作者来店里,所以他就想先做一下功课。

 

深蓝色雨伞在彼得用过之后就放在柜台后面靠墙的“待处理”书架上面,彼得把伞折的整整齐齐的,还特意知会吉姆,以防自己不在的时候马特来取。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马特一直没有来,直到老板把马特要买的书进到书店,放在待处理书架上,彼得觉得是时候给他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

 

嘟…嘟…

 

“你好,是马特吗?这里是哥大书店,我是彼得,我们上次见过。对,你还把伞借给我了。你定的《法律文书写作》到了,我把它和你的伞放一起了,等你有时间的时候来取吧。”

 

彼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或许他也已经放假回家了,像所有人一样。那样的话要等到再次开学才能来了吧。这不免让彼得有点失落。

 

晚上,空无一人的店里铃铛声响,彼得从《天堂之门》里抬起头来,是马特!

 

“嘿,马特。”

 

“嗨,是彼得啊,”马特走到柜台正面,“今天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我的室友,福吉,”马特笑了笑,说到福吉让他感到开心,“他快要过生日了,所以我想给他买份礼物,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可以推荐给我的。”

 

“唔,福吉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喜好吗?”

 

“福吉啊……他喜欢金发美女,哈哈哈,不是,其实我根本不确定他是不是希望收到一本书,但是我觉得书总是不错的选择,要不你来推荐,我来猜他会不会喜欢。”

 

彼得从没给客人推荐过书呢,“要不法律专业书?”,他说了一个比较稳妥的选项。

 

“恩……现有的就已经够让他头疼了。”

 

“历史类的?”

 

“呃,我觉得不行。”

 

“那要不美食烹饪类的!”

 

“他肯定非常喜欢,不过他最近减肥。”马特嘴角恶作剧般的笑容暴露了福吉的本性。

 

“要不小说吧,我们畅销书排行榜上有好多小说,有吸血鬼,校园恋爱,科幻冒险,还有……”,彼得说着说着没了底气,但他眼前一亮,“噢,对了,这本《天堂之门》怎么样,一个墨西哥公路故事,狂野的异域风情。我刚读了一点,里面对墨西哥景色的描写还是不错的,简直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那里的混乱与热烈。你说他会喜欢这个吗?”

 

马特眉毛上扬,嘴角咧开好看的弧度,“感觉不错啊。我要让他看了以后讲给我。”

 

彼得把那本书拿给马特,书封面是蓝天碧海与金黄色沙滩,沙滩上立着的白色十字架割裂了景色,“而且这本书的作者开学后会来做作者朗诵会,虽然她不是金发美女吧,但也长得挺漂亮的,”彼得望了一眼墙上贴的作者朗诵会海报,海报上有作者——一个墨西哥裔女性的身影,“就在开学第一周的周日下午一点半。欢迎你们一起来啊!”

 

“好,有机会我一定带他来。”

 

—————————————————————————————————

 

为了办好这次的作者朗诵会,彼得从书店开门起就一直没闲下来过。搬开摆放校园纪念品的货架来腾出一片空地,再在空地上摆好折叠椅,调试好话筒和音响,在为作者准备的条桌上码上一摞摞的《天堂之门》。做完这些终于是可以休息一下了,一扭脸就看见只装饰了会场然后就一直在偷懒的吉姆在柜台冲着他傻乐。

 

“哎,那个学法律的今天来不来?”活干的不多,八卦不少。

 

“谁知道呢。”彼得确实不知道,自从上次假期中见过马特一次,到现在都好几周过去了,一直都没再见马特来店里,也不知道他书读得怎么样了。不过,彼得还真的挺希望马特来的,他一直想找人聊聊这本书。

 

朗诵会快要开始了,读者们鱼贯而入,座位上早就已经坐满了人,连座位后面都站着两排。终于,导盲棍牵引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店门口,彼得看见了赶紧去接马特过来。

 

作者朗诵会开始了,墨西哥裔作者在掌声中就坐,没有座位的两人就站在最后边听边聊。

 

“马特,你真的来了!福吉呢?”

 

“抱歉,福吉家里有事,所以没能赶来。”马特耸肩摊手,嘴噘成一个向下的弧。

 

作者在台上介绍书的大致内容,两人就在台下小声聊天。

 

“你看这本书了吗?”

 

“福吉看了,我让他给我详细的讲了讲。”

 

“你觉得怎么样?”

 

“我喜欢它,这是本很有意思的书,其实我以前从没这么了解过墨西哥的事情,我觉得这本书写的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在路上的故事,那些环境描写里还包含了社会情况,贫富差距,人口从乡下到城里的流动,对社会的隐喻,我真高兴作者把这些鲜活的社会图景写下来了。”

 

彼得点点头,“是啊,我也觉得这些细节能让我了解更多墨西哥。”

 

“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

 

彼得眼睛有点眯起来,他正在回忆书中的内容,“我觉得是他们真的歪打正着的找到当时虚构的那一片美丽的沙滩吧。虽然这件事真的很戏剧性,可我就是偏爱这里。想象着你是路易莎,早上从车里醒来,然后看到那片空无一人的沙滩和大海,我也希望能下去游泳啊……”

 

马特看着彼得有点天真但又很认真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但又忍不住想笑。

 

“是啊,如果最后没有猪把他们的营地弄得一团糟的话,那可以说是完美的一天了。”

 

马特说完这句话以后两人都笑了,彼得捂着嘴笑得浑身发抖。

 

带有西班牙语口音的沙哑女声讲述着,观众们都听得入神,马特和彼得也将注意力转移到台上,已经到了朗读段落的最后一句话了:“Life is like the foam of the sea. You must dive into it.”

 

掌声中,马特侧头对彼得说:“谢谢你邀请我来,我和福吉都很喜欢这书。”一丝笑意还停留在他嘴角。

 

彼得则回:“我也很高兴你能来。”

 

—————————————————————————————————

 

之后,两人经常在书店碰见,多数时候是马特又来买书了,他们会趁着这时闲聊。

 

马特分享他和福吉混进高级宴会的经历,说起里面的排场多么大,台上吹弹歌舞,光鲜亮丽的人们谈论着游艇和芭蕾舞表演,食物精致昂贵但却难吃的一塌糊涂(“又腥又咸的鱼籽居然要一盎司两百美元”),反而是里面最没档次的东西最合他们的口味。彼得则会说一些在学校发生的,让他哭笑不得的事(“走廊里那么多储物柜,他们偏偏就在靠在我的储物柜上接吻,还投入的连我走到跟前都没发觉”)。

 

两人有空的时候还会约着一起出去玩,马特带彼得去哥大艺术学院的米勒剧院看学生社团演出的话剧;彼得约马特去看音乐剧,买最便宜的票也可以听着音乐嗨一晚上;天气好的时候,就在中央公园里漫步聊天。

 

就这样,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又到了快放暑假的时候,马特趁着从图书馆出来透气的间隙来到书店找彼得。

 

“嗨,彼得。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啊,你呢?”

 

“我这些天都忙着准备期末考试,暂时没时间来书店,下次要等暑假再见了。”

 

“哦……其实我,我辞职了。干完这周就不干了。”

 

“你辞职了?”马特吃惊的表情让盲镜都往下滑了滑。

 

—————————————————————————————————

 

马特约彼得下班后在咖啡厅小坐,其实他们俩时间都不富余,一个要赶回家,一个要抓紧时间复习,但是想到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想趁这次再好好聊聊。

 

“所以,为什么你辞职了呢?是因为老板太严厉了吗,还是因为和吉姆合作的不愉快。”

 

“都不是,马特,别这么担心我。我是……要去史塔克工业实习了,就这个暑假!”彼得高兴得双手握拳在空中挥舞。

 

“天哪,真为你开心彼得!”马特一只手伸过桌子,要和彼得击掌。

 

彼得瞄准了空中的手,来了一个清脆的击掌,“其实我也没想到真的能被选上,毕竟史塔克工业那么好。然后,下个学期开始就要准备考试申请大学了,我想也就没时间来书店工作了。”

 

马特点头,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都到了彼得该申请大学的时候了,“有什么想申请的大学吗?”

 

“我想申请帝国大学,那里有我想学的科学,离家也近,还可以照顾梅婶。那你呢,马特,你有想过大学毕业做什么吗?”

 

“这个……其实我也没想好,肯定是会做律师的,毕竟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也会去大型律所实习。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开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你那么优秀,有自己的律所不过是时间问题,对了,你可以和福吉一起开律所。”

 

“是啊,我去问问他愿意不愿意。”马特将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他们已是这家店里最后的客人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别让梅婶担心你。”

 

—————————————————————————————————

 

像海浪奔上沙滩,浪花消失在沙砾中,但却留下水的痕迹。两人就此告别在茫茫人海中,只偶尔在街头碰见,但曾经的相遇成了彼此的回忆。

 

彼得在史塔克工业度过了一个充实有趣的暑期实习,还和托尼·史塔克见过一面,得到了他的表扬。一年后,他凭借着这份出色的实习经历和优异的成绩顺利被帝国大学录取,开始了大学生活。

 

马特也在不久后进入业界知名的“兰德曼与扎克”事务所实习,但他却不喜欢那里的环境与做事风格,于是便力邀福吉和他一起成立他们自己的事务所。大学毕业后他们成立了“尼尔森与默多克”律师事务所,为需要法律援助的人们提供服务。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