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

【夜虫/友情向】书店

本文是收录于北京SLO12的夜虫无料本《书店&隔空》的其中一篇。


—————————————————————————————————


今天是彼得第一天在书店上班,他工作的这家书店位于哥伦比亚大学里,在这家规模一般的书店里却塞进了广泛的不可思议的书籍,所以这里是许多师生购买书籍的理想去处。一层有畅销书和一些学校的周边,经过把手上都堆满了书的台阶,就来到了二层,这里是专业书籍的位置。而彼得的位置在一层门口边上,他负责收银以及帮助顾客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彼得就该下班了,和他搭班的吉姆现在本来应该和他一起坐在柜台或者是在店里收拾书什么的,不过这家伙看外面雷声隆隆像是要下雨,便趁着老板不在脚底抹油先早退了,留彼得一个人在店。

 

门上的铃铛响了几声,随后一个男青年推门走了进来,白T恤牛仔裤,背着黑色双肩背包,样子看起来是学生。男青年用手里盲杖的远端抵着柜台和地面的接触处并沿接触处滑动,借此走到柜台正面来。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彼得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这位客人。

 

客人微笑了一下,“你好,我想买盲文版的《法律文书写作》”。

 

这下彼得有点尴尬,他不知道店里有没有盲文书,他觉得可能没有。于是他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盲文书,我帮你找找试试吧。”

 

客人又微笑了一下,笑得比刚才更开了,“我觉得应该没有,我每次都是在柜台登记,让你们老板帮我进一本,然后我再来买。”

 

“是这样啊”,彼得显得有点尴尬,他不知道怎么登记,该死的吉姆还正好这时候不在。

 

“应该是有一个登记本,我听你们店员说过的。”

 

彼得连忙在柜台上找起来,还真让他找到了,那是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上面写着“读者预订登记”。于是他在本上记下了书名,客人的姓名(“马修·默多克,大家都叫我马特”),电话和其他要求(“哦,是‘小理查德﹒K﹒诺伊曼 ’写的书,我要最新版的,或者是你们能找到的最新的一版”)。

 

“登记好了”,彼得庆幸总算是没犯什么错误,不然他严厉的老板恐怕不会放过他。

 

“你是……新来的吗?我以前从没在这‘听’过你。”

 

“是,我今天第一天上班。”

 

“外面雷声真是可怕,感觉快要下雨了。”

 

“是啊。”

 

“希望你带伞了。”

 

“呃……”

 

“你没带伞?”

 

“……恩。”彼得都能感觉到从他声音里透露出的尴尬。

 

马特在知道了彼得家住在皇后区的时候坚持要把自己的伞留给他,“我从这里回宿舍只需要2分钟,现在走不会赶上下雨的。”还没等彼得推辞马特就推门走了,留给他一把深蓝色雨伞。

 

彼得翻着读者预订登记簿,在上面多次看到了马特的预订记录,都是一些法律方面的书,这大概是他的专业吧,彼得心想。

 

尽管外面电闪雷鸣,但雨却来得迟,大概是马特走之后5分钟才开始下,这宽慰了彼得,要是马特淋了雨,彼得就觉得太对不起他了。

 

—————————————————————————————————

 

时值暑假,从彼得开始上班的刚放假到现在两周过去了,校园里的学生越来越少,书店里就更没什么人来光顾了,除了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会集中来书店购买校园纪念品以外,其他时间彼得基本上就是守着门可罗雀的书店自己在柜台后面读书。最近他刚开始读一本叫做《天堂之门》的书,因为老板要举办一场作者朗诵会,会请到这本书的作者来店里,所以他就想先做一下功课。

 

深蓝色雨伞在彼得用过之后就放在柜台后面靠墙的“待处理”书架上面,彼得把伞折的整整齐齐的,还特意知会吉姆,以防自己不在的时候马特来取。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马特一直没有来,直到老板把马特要买的书进到书店,放在待处理书架上,彼得觉得是时候给他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

 

嘟…嘟…

 

“你好,是马特吗?这里是哥大书店,我是彼得,我们上次见过。对,你还把伞借给我了。你定的《法律文书写作》到了,我把它和你的伞放一起了,等你有时间的时候来取吧。”

 

彼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或许他也已经放假回家了,像所有人一样。那样的话要等到再次开学才能来了吧。这不免让彼得有点失落。

 

晚上,空无一人的店里铃铛声响,彼得从《天堂之门》里抬起头来,是马特!

 

“嘿,马特。”

 

“嗨,是彼得啊,”马特走到柜台正面,“今天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我的室友,福吉,”马特笑了笑,说到福吉让他感到开心,“他快要过生日了,所以我想给他买份礼物,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可以推荐给我的。”

 

“唔,福吉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喜好吗?”

 

“福吉啊……他喜欢金发美女,哈哈哈,不是,其实我根本不确定他是不是希望收到一本书,但是我觉得书总是不错的选择,要不你来推荐,我来猜他会不会喜欢。”

 

彼得从没给客人推荐过书呢,“要不法律专业书?”,他说了一个比较稳妥的选项。

 

“恩……现有的就已经够让他头疼了。”

 

“历史类的?”

 

“呃,我觉得不行。”

 

“那要不美食烹饪类的!”

 

“他肯定非常喜欢,不过他最近减肥。”马特嘴角恶作剧般的笑容暴露了福吉的本性。

 

“要不小说吧,我们畅销书排行榜上有好多小说,有吸血鬼,校园恋爱,科幻冒险,还有……”,彼得说着说着没了底气,但他眼前一亮,“噢,对了,这本《天堂之门》怎么样,一个墨西哥公路故事,狂野的异域风情。我刚读了一点,里面对墨西哥景色的描写还是不错的,简直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那里的混乱与热烈。你说他会喜欢这个吗?”

 

马特眉毛上扬,嘴角咧开好看的弧度,“感觉不错啊。我要让他看了以后讲给我。”

 

彼得把那本书拿给马特,书封面是蓝天碧海与金黄色沙滩,沙滩上立着的白色十字架割裂了景色,“而且这本书的作者开学后会来做作者朗诵会,虽然她不是金发美女吧,但也长得挺漂亮的,”彼得望了一眼墙上贴的作者朗诵会海报,海报上有作者——一个墨西哥裔女性的身影,“就在开学第一周的周日下午一点半。欢迎你们一起来啊!”

 

“好,有机会我一定带他来。”

 

—————————————————————————————————

 

为了办好这次的作者朗诵会,彼得从书店开门起就一直没闲下来过。搬开摆放校园纪念品的货架来腾出一片空地,再在空地上摆好折叠椅,调试好话筒和音响,在为作者准备的条桌上码上一摞摞的《天堂之门》。做完这些终于是可以休息一下了,一扭脸就看见只装饰了会场然后就一直在偷懒的吉姆在柜台冲着他傻乐。

 

“哎,那个学法律的今天来不来?”活干的不多,八卦不少。

 

“谁知道呢。”彼得确实不知道,自从上次假期中见过马特一次,到现在都好几周过去了,一直都没再见马特来店里,也不知道他书读得怎么样了。不过,彼得还真的挺希望马特来的,他一直想找人聊聊这本书。

 

朗诵会快要开始了,读者们鱼贯而入,座位上早就已经坐满了人,连座位后面都站着两排。终于,导盲棍牵引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店门口,彼得看见了赶紧去接马特过来。

 

作者朗诵会开始了,墨西哥裔作者在掌声中就坐,没有座位的两人就站在最后边听边聊。

 

“马特,你真的来了!福吉呢?”

 

“抱歉,福吉家里有事,所以没能赶来。”马特耸肩摊手,嘴噘成一个向下的弧。

 

作者在台上介绍书的大致内容,两人就在台下小声聊天。

 

“你看这本书了吗?”

 

“福吉看了,我让他给我详细的讲了讲。”

 

“你觉得怎么样?”

 

“我喜欢它,这是本很有意思的书,其实我以前从没这么了解过墨西哥的事情,我觉得这本书写的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在路上的故事,那些环境描写里还包含了社会情况,贫富差距,人口从乡下到城里的流动,对社会的隐喻,我真高兴作者把这些鲜活的社会图景写下来了。”

 

彼得点点头,“是啊,我也觉得这些细节能让我了解更多墨西哥。”

 

“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

 

彼得眼睛有点眯起来,他正在回忆书中的内容,“我觉得是他们真的歪打正着的找到当时虚构的那一片美丽的沙滩吧。虽然这件事真的很戏剧性,可我就是偏爱这里。想象着你是路易莎,早上从车里醒来,然后看到那片空无一人的沙滩和大海,我也希望能下去游泳啊……”

 

马特看着彼得有点天真但又很认真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但又忍不住想笑。

 

“是啊,如果最后没有猪把他们的营地弄得一团糟的话,那可以说是完美的一天了。”

 

马特说完这句话以后两人都笑了,彼得捂着嘴笑得浑身发抖。

 

带有西班牙语口音的沙哑女声讲述着,观众们都听得入神,马特和彼得也将注意力转移到台上,已经到了朗读段落的最后一句话了:“Life is like the foam of the sea. You must dive into it.”

 

掌声中,马特侧头对彼得说:“谢谢你邀请我来,我和福吉都很喜欢这书。”一丝笑意还停留在他嘴角。

 

彼得则回:“我也很高兴你能来。”

 

—————————————————————————————————

 

之后,两人经常在书店碰见,多数时候是马特又来买书了,他们会趁着这时闲聊。

 

马特分享他和福吉混进高级宴会的经历,说起里面的排场多么大,台上吹弹歌舞,光鲜亮丽的人们谈论着游艇和芭蕾舞表演,食物精致昂贵但却难吃的一塌糊涂(“又腥又咸的鱼籽居然要一盎司两百美元”),反而是里面最没档次的东西最合他们的口味。彼得则会说一些在学校发生的,让他哭笑不得的事(“走廊里那么多储物柜,他们偏偏就在靠在我的储物柜上接吻,还投入的连我走到跟前都没发觉”)。

 

两人有空的时候还会约着一起出去玩,马特带彼得去哥大艺术学院的米勒剧院看学生社团演出的话剧;彼得约马特去看音乐剧,买最便宜的票也可以听着音乐嗨一晚上;天气好的时候,就在中央公园里漫步聊天。

 

就这样,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又到了快放暑假的时候,马特趁着从图书馆出来透气的间隙来到书店找彼得。

 

“嗨,彼得。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啊,你呢?”

 

“我这些天都忙着准备期末考试,暂时没时间来书店,下次要等暑假再见了。”

 

“哦……其实我,我辞职了。干完这周就不干了。”

 

“你辞职了?”马特吃惊的表情让盲镜都往下滑了滑。

 

—————————————————————————————————

 

马特约彼得下班后在咖啡厅小坐,其实他们俩时间都不富余,一个要赶回家,一个要抓紧时间复习,但是想到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想趁这次再好好聊聊。

 

“所以,为什么你辞职了呢?是因为老板太严厉了吗,还是因为和吉姆合作的不愉快。”

 

“都不是,马特,别这么担心我。我是……要去史塔克工业实习了,就这个暑假!”彼得高兴得双手握拳在空中挥舞。

 

“天哪,真为你开心彼得!”马特一只手伸过桌子,要和彼得击掌。

 

彼得瞄准了空中的手,来了一个清脆的击掌,“其实我也没想到真的能被选上,毕竟史塔克工业那么好。然后,下个学期开始就要准备考试申请大学了,我想也就没时间来书店工作了。”

 

马特点头,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都到了彼得该申请大学的时候了,“有什么想申请的大学吗?”

 

“我想申请帝国大学,那里有我想学的科学,离家也近,还可以照顾梅婶。那你呢,马特,你有想过大学毕业做什么吗?”

 

“这个……其实我也没想好,肯定是会做律师的,毕竟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也会去大型律所实习。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开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你那么优秀,有自己的律所不过是时间问题,对了,你可以和福吉一起开律所。”

 

“是啊,我去问问他愿意不愿意。”马特将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他们已是这家店里最后的客人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别让梅婶担心你。”

 

—————————————————————————————————

 

像海浪奔上沙滩,浪花消失在沙砾中,但却留下水的痕迹。两人就此告别在茫茫人海中,只偶尔在街头碰见,但曾经的相遇成了彼此的回忆。

 

彼得在史塔克工业度过了一个充实有趣的暑期实习,还和托尼·史塔克见过一面,得到了他的表扬。一年后,他凭借着这份出色的实习经历和优异的成绩顺利被帝国大学录取,开始了大学生活。

 

马特也在不久后进入业界知名的“兰德曼与扎克”事务所实习,但他却不喜欢那里的环境与做事风格,于是便力邀福吉和他一起成立他们自己的事务所。大学毕业后他们成立了“尼尔森与默多克”律师事务所,为需要法律援助的人们提供服务。


6A公寓(5 圣诞)

消失了半年的我又(惭愧的)来冒泡了,上届窗了的本也打算Slo10出,并且因为拖得太久,决定改成无料,只包括第1、3、4、5章,没有其他内容。

求红组相关内容交换,其他也可以。

本子详细信息参见  http://weibo.com/3685890054/EnTtR3gvx?from=page_100505368589005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82735363056

重点是印量少,如有需要,请在微博评论里留言。

欢迎repo,爱您!(比心.jpg)


 

圣诞节将近,人们开始从忙碌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在寒冷的冬日往来于商家之中,为即将到来的节日做准备,购买圣诞礼物和装饰品,计划圣诞大餐。尼尔森&默多克律师事务所也进入了休假模式,一切事务推到节后再说。福吉与马特,凯伦道别,带着一箱子礼物回家去了。凯伦则决定与弗兰克一起留在纽约过圣诞。

 

“所以……你圣诞有什么打算吗?”凯伦与马特一起下楼时闲聊到。

 

“没什么特别的打算,我想我会和韦德一起过吧,不过也不一定,或许他想和别人一起过呢。”马特有些尴尬的笑笑。

 

这些天圣诞气氛越来越浓了,不过这一切好似与他无关,想起他大学时代的圣诞节,那时候还能和艾丽卡一起过,现在的他已经没什么心情再过圣诞了。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节后见。”凯伦与他道别时的微笑中都带着将要过节的欢欣,这让他也感受到了节日的温暖。“回去问问他们两个怎么过节吧。”马特心想。

 

···

 

马特回到家发现彼得和韦德两个人各埋头在一个纸箱中,彼得身后还有一棵尚未装饰的小圣诞树。

 

“surprise!”韦德先发现了门口的马特,便从纸箱中抬起头,顺便把箱中的装饰品攘得到处都是。

 

“surprise!哦!韦德看你做的好事!”彼得跑向马特,拉着他到圣诞树前,“我们本打算布置好了给你一个惊喜,不过你提前回来了。快来看看韦德帮我们买了什么。”

 

小彩灯、雪花、松子吊坠、丝带、拉花、铃铛……

 

不一会儿半人高的小树上就挂满了装饰品,甚至挂的有些过多了,有些树枝斜向下垂着。彼得用蛛网把拉花和彩灯布置在墙壁和天花板上,简洁风格的房间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东西,一切都在节日模式上了。

 

“最后一件事,礼物。”彼得从书包里拿出两个小盒子,上面写着韦德和马特的名字,还打着蝴蝶结,彼得郑重其事的把它们放在了树下。

 

韦德拿出箱子里的最后两样东西,“期待着哥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吧,哈哈哈哈,可千万要忍到当天再打开呦”,那是两个形状不太规则的包裹,上面画着蜘蛛侠和夜魔侠的卡通头像以作区分。

 

树下有四个礼物之后,焦点到了马特身上,“抱歉我没想到我们要互换礼物,我还没准备,不过我保证到时候你们一定会收到的!”

 

···

 

彼得邀请韦德,马特到他家里一起吃平安夜大餐,“只有我和梅婶的话会很冷清的,既然你们没有什么别的安排,不如来我们家一起过啊!”彼得的原话大概是这样,外加一个蜜糖般地笑容让他们俩没法拒绝。

 

当晚,韦德带了沙拉,马特则准备了甜点蛋糕登门拜访。刚摁响门铃,彼得就跑出来迎接他们,带他们到餐桌旁。

 

在梅婶的努力下,不大的方桌几乎被摆满菜肴,四个人正好围着丰盛的美味坐在桌旁。

 

用餐期间,梅婶感谢了马特和韦德对彼得的照顾。韦德不停地在讲些奇闻轶事和都市传说(当然跳过了他们三个的部分),梅婶一直听得入神。马特大多数时间在吃东西,偶尔也插两句嘴。彼得望着他们,脸上的红晕与笑容就像桌上的烛火一样暖。

 

···

 

第二天一大早彼得就来到了马特家中,没办法,他真的太期待拆礼物了。

 

彼得把自己准备的那两个小盒子塞在韦德和马特手中,“快拆开来看看我给你们准备的好东西!”

 

韦德使用“暴力拆箱”技能一下就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顶线帽,外面黑色内里暗红,韦德将帽子下边向外卷起一些戴在头上。“你太贴心了小蜘蛛!我戴这顶帽子实在太帅气了!”

 

马特收到的是写有“I’M NOT DAREDEVIL”的长袖红T恤,韦德看到后几乎笑的喘不上气,马特才意识到上面的图案应该很特别,“上面印了什么?哦!那很好啊,我很喜欢,我应该在派对上穿这件。”福吉和凯伦也会喜欢这件衣服的,而且他们会用它开一个下午的玩笑。

 

“我觉得你们会用得上这些。”说着马特给他们两个一人一个长条形的礼物。

 

其中,给彼得是一根钢笔,黑金相间,经典款式。

 

“让哥看看哥收到的是什么”,韦德从一边打开盒子,从里面抽出了长长的一溜儿……套套,原来条形盒里装的是折叠着的大概三十个多个安全套。“我得说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和期望,你们事务所的金发美女有伴了吗?”

 

“她现在应该和弗兰克一起过圣诞呢。”

 

剩下最后两个来自韦德的礼物了,不规则形状的包裹,捏起来是软软的,有弹性。

 

韦德在另两人身后,左右手分别勾着两人的脖子,等着他们打开包装。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两人心中升起。

 

“彼得,这是Rainbow。Rainbow,这是彼得。”

“马特,这是Sunset。Sunset,这是马特。”

 

韦德送了他们一人一只彩虹小马毛绒玩具,哦,等等,“圣诞快乐,我的朋友们”,还有一个在脸颊上的吻。

 

6A公寓(4 请求)

每月两篇(压线)完成!祝大家五一快乐~

因为进度非常好,所以打算在帝都SLO9上出个小料本!(约么?

预告一下,后面还有夜虫的CP一篇,红组养狗日常一篇。(但可能不会发上来,因为想放在本里...

这篇实在是让颜文字弄崩溃了,无奈发图吧。


6A公寓(3 天台)

(注意:有一点马特X艾丽卡和贱虫)

反正每次都OOC ,我也不管了,就这样放飞自我吧。


马特的公寓位置很好,除了窗外的大屏幕神助攻让他得到了一个非常便宜的价格之外,就在他楼上就是公共天台(他室内就有楼梯直通天台),不过说实话,除了他们红组三人,楼里其他住户还真的很少用天台(除了BBQ的时候,不过那一般在白天,对吧?)。所以,天台基本上就是他们仨的乐园了。

 

晚饭之后,夜巡之前,他们会聚在天台上,或许彼此嘴炮两句再接连消失在茫茫夜色里;夜巡之后,入睡之前,也或许能在天台聊聊今晚的纽约奇遇记再陷入沉沉睡眠。

 

更“超级英雄”的一面是带着伤跌跌撞撞回到天台再加上至少PG-13的脏话。

 

天台这种相对私密的环境还带给他们八卦的温床,这其中分为主动八卦和被动八卦。

 

韦德拉着彼得在天台门口打开一条缝偷偷向外张望。马特和一个陌生女子站在稍远的地方,看得出来气氛有点严肃,马特在试图说服她,而她看起来似乎并不买账。

 

“你记得前段日子马特不让你来这儿还把我也赶出去,说是有人要借宿……”韦德阴阳怪气的说。

 

“就是她?等等,她是谁?”彼得一脸疑惑,马特面前的人他从来没见过。

 

“据我所知,前女友,叫艾丽卡。想不到吧,他有个这么火辣的前女友,不错啊。”韦德裂开嘴,露出一排狡黠的白牙。

 

“真的?”彼得表情中八卦透着怀疑,很快又转为完全的惊讶,因为马特和她矛盾激化,已经肉搏起来了。

 

“我喜欢她!说实话马特该学学怜香惜玉。”

 

彼得虽然没说出口,他不觉得韦德在这方面有说马特的余地。

 

最后艾丽卡把马特撞到在地的时候,两个人直接唇齿交缠到一起去了。

 

“Oops,看来前女友变现女友了。”彼得几乎抑制不住想笑的冲动,咬着嘴唇浑身发抖。

 

“Oh,shit!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但是现在……还是给他们留一点儿私密空间吧,彼得我们走!”韦德拽着彼得直接下楼梯走出了公寓。

 

终于,彼得再也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

 

被动八卦发生在韦德和彼得热恋中的一个晚上,红组三人先后结束夜巡回到天台,马特真的经历了一个精疲力竭的晚上,他甚至都没怎么和另外两人寒暄就默默去洗漱了,还有一个要出庭的早晨等着他,他不能晚睡。

 

但是韦德和彼得就不一样了,他们在享受相处的时光。彼得靠在天台入口旁的墙上,他刚摘下头套,脸颊红红的,呼吸也因为刚才的运动还没有喘匀,他咬着嘴唇害羞的盯着对面的韦德,因为韦德正两手撑在彼得两边的墙上,也就是说韦德在壁咚彼得。

 

马特在房间里还能听见两个人的谈话声,而且说实话,他并没有用他的能力。马特尴尬的不行,而且更困的不行,他努力把声音隔绝在外,爬上了床。

 

躺在床上快要睡着的马特还下意识感应了一下周围,等等,他们是在……接吻,还是非常激烈的那种,韦德双手捧着(不,或许更像是掐着)彼得的脖子,彼得环住韦德的腰。哦,不过他真的太困了,要先睡了。

 

就在马特睡着后不久,韦德的惊呼又把他惊醒了。

 

“彼得!甜心!”

 

马特一下子清醒过来,从卧室向外冲,看见韦德抱着失去意识的彼得从楼梯上跑下来。

 

“我刚才在吻他,他突然就晕过去了。”

 

“先把他放在沙发上吧,”马特审视了一下彼得的情况,他感受到了彼得颈部两侧的红热,好吧,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摁他脖子摁的太重了,导致他脑供血不足。”

 

马特用垫子垫高了彼得的脚部,还拿来毯子保暖。

 

没多久彼得就醒过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6A公寓(2 舞台剧)

因为个人的原因,所有屏幕上的东西对马特来说都不太友好,他用电脑时要有盲文显示机,手机也要有特定的设置,一切都被机械的人声表达出来。电影电视剧?马特已经放弃了,太多用镜头表达的东西他接收不到。

 

不过,同样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所有舞台上的东西对他来说都非常友好,他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坐在剧场里,去感受舞台上的爱恨情仇。

 

认识到这点以后,去剧场变成了马特的一个爱好。(而且在那里他还不戴墨镜不用盲杖。)

 

在马特和彼得韦德互相了解之后不久,马特就向他们提到了自己的这个爱好。两个人都是先惊异的愣住半刻,然后才想通。自此三个人的晚间娱乐时光多了一个选项,马特会拽着他们去百老汇那周围看各种演出,从经久不衰的经典剧目到刚搬上舞台的新剧,从大剧院到小剧场,话剧、舞剧、音乐剧,马特全都不放过。韦德曾开玩笑说马特这种能将剧目,剧场和演出日期如数家珍的能力才是他的超能力。

 

在一次三人聚餐中马特有点喝高了,说到去剧场这个爱好,不知怎么马特和韦德打赌他能把悲惨世界从头唱到尾,话音刚落他就唱了起来。韦德也不放过这个机会,积极的参与到每一个可以和马特对戏的场景中。剩下一个人看戏的彼得用尽浑身解数转换话题才在演出进行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截停他们(在彼得的干扰和酒精的作用下,马特终于是找不着调了)。

 

总之这个赌算是马特输了,他要请韦德看一次舞台剧,也就是这次经历让马特有点儿后悔。马特让韦德在剧目随便挑,韦德一眼看中《蝴蝶夫人》,显然这个名字很有吸引力。

 

但是看到一半,韦德就坐不住了,他小声的和马特抱怨男主人公“蝴蝶嫁给他,为他背叛了家族,但他还要娶一个美国妻子?!这难道不是重婚吗?这不合法!”“蝴蝶就这么守在家里,他到底什么时候打算回来?”

 

到尾声时韦德更是按捺不住,“哦,美国妻子,终于来了,这男的就是个混蛋!”“他不敢见蝴蝶却想要走孩子,他还算是个人吗?!”

 

最后,蝴蝶以死控诉割喉自尽的时候,马特发现韦德哭了,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在偷偷抹泪。马特搂住他的肩膀安慰他,但是韦德还是不住的抽动,在最后的掌声中捂住脸。

 

散场后两个人走在夜风里,没有走出很远韦德就拐进一家酒吧,马特也后脚跟了进去。吧台边韦德接连点了好几杯之后才开口说话,先是说《蝴蝶夫人》的男主人公多么可恶,蝴蝶的经历悲惨,后来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了前女友们。马特也不插话,一直听着韦德倾诉。回家后马特没有拦韦德再从冰箱里拿一瓶啤酒喝(这也很好,韦德回卧室喝完就安静的睡着了)。

 

马特后悔让韦德选这个剧了,他想“下次一定让他看点欢乐的吧。”

6A公寓(1 牛奶)

PO主先唠叨两句:大概很OOC,或许还有bug。想写很戏剧的场面,但明显失败了导致很无聊。(噗)下一篇不会这样了。(如果还有下一篇的话)这篇没CP,G。


6A公寓(马律师:对,是我的公寓。)

 

1 牛奶(为什么是牛奶呢?因为作者不知道写啥好了,小虫应该还不能喝酒吧)

 

马特平时生活过得比较糙,对吃喝方面的事情不是太在意,一周去一趟超市,买的东西能撑到下一周基本就行了,他本来也不喝牛奶,更多是选择冰箱里常驻的啤酒。

 

但是彼得不一样,他肯定不能喝啤酒,基本上天天都要喝牛奶,所以自从彼得时不常出没于马特的公寓以来,冰箱里又多了一样常驻——牛奶。只有他自己喝的时候,一般就是他来买,开始还是每次买一点放在冰箱里,喝完了随时补充,后来变成周末时和马特一起逛超市一次买一周的量。

 

彼得不光他自己喝牛奶,还安利马特一起。

 

马特小时候虽然家庭情况不好,父亲一人支撑他们两人的生活,他又出了意外,治疗还要掏一笔钱,但即便是这样,基本也是天天都能喝上牛奶。只是自从父亲去世,他跟着师傅之后,生活中的很多东西就变了,不知不觉也就把喝牛奶这个习惯忘了,后来没再喝过。借着彼得的安利,他也每天稍微喝一点,他俩加起来,牛奶的消耗速度就快了许多,一周不到就得再去趟超市。

 

再后来彼得认识了韦德,马特认识了头疼,公寓中多了一个人。(还有一个画外音?)

 

韦德这么粗犷,牛奶可绝不是他喜欢的东西,他更喜欢一种叫做Fresca的汽水(或是啤酒,然而马特拒绝和他分享)。但他也是一个没什么忌口的人,这意味着Fresca没有库存的时候,他会把手伸向牛奶们。

 

这下好了,牛奶成了公寓里最抢手的物品,最快的时候,两三天就能把存货全部喝完。

 

一天早晨,马特已经去工作了,彼得昨晚没在公寓过夜,只有韦德还在赖床。等到十一点的时候,他终于忍受不住饥肠辘辘从床上爬起来了。

 

打开冰箱,里面能吃的就只剩下两片面包,一点沙拉还有大半盒牛奶。没办法,只好先凑合着吃了。就这样大半盒牛奶让韦德喝了个精光。

 

“牛奶让哥喝完了。”韦德留了个便签在冰箱上就走了。

 

中午时分,马特带着些食材回来了,他早上做早饭的时候就发现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中午还要和彼得一起吃饭,所以他回来路上顺道去了趟超市。

 

开冰箱时“看”见了上面便条,马特没买牛奶,早上的时候的却还有不少,不过他没给韦德留太多选择早餐的空间就是了。

 

没多久彼得就回来了,一进屋就直奔冰箱。

 

“我们没牛奶了。”马特直觉彼得又找牛奶去了。

 

“又喝光了?”彼得停下了脚步。他觉得这速度前所未有,脑海中浮现出韦德牛奶浴的画面。

 

“恩,你今晚要是过来的话帮我带点吧,今晚我可能回来晚点。”

 

“没问题。”

 

夜晚,彼得的夜巡接近尾声,准备买个牛奶回公寓了。一阵喧闹就在他脚下的街道上蔓延开,老妇人被人抢劫,嫌疑车辆从西边一路向东开,在这条基本没什么车的小路上狂奔。

 

好吧,你们的好邻居要开始他的工作了。向对面的楼射出一根蛛丝,一场追逐战就此开始。

 

彼得不得不说这个对手还算有挑战性,在他截停了车之后又和嫌疑人在小巷中追逐了一番才顺利把嫌疑人用蛛丝固定在墙上。用嫌疑人的手机报完警之后,彼得才想起来本来他是要买牛奶回公寓的。‘现在大概来不及了。’他想,‘这个时间大概商店都关门了,马特也睡了吧,今天先不回去了,牛奶明天中午再买。’

 

第二天中午,彼得带着三盒牛奶走进马特家,刚一进门马特就抬起头来,朝着彼得的方向。

 

“我买牛奶了。”彼得以为马特是馋牛奶了。

 

“我也买牛奶了。”看来不是。

 

啊哦,“我昨晚遇上抢匪了,就没来得及回来。”

 

“不过咱们还挺有默契的,我也买了三盒。”马特耸肩。

 

“我提前跟你说一声就好了。”彼得扁嘴。

 

艰难的把彼得买的牛奶塞进冰箱,“现在我们有六盒牛奶,至少可以一周不买了也挺好的。”感受到彼得的尴尬,马特忍住不笑安慰道。

 

“看哥买什么回来了!哥可不是那白吃白喝的人。”这时候韦德提着两个大塑料袋进屋,“六盒牛奶!路上超市买二送一,咱们一礼拜不用买了!”

 

最终这十二盒牛奶的消耗时间要比两周长点儿,因为中途他们都想换换口味。